徐州门户网站  >   推荐  >  正文

唐诗宋词里的幽幽荷香

  唐诗宋词里的幽幽荷香
  
  
  文/魏巍
  
  
  自古以来,荷花,以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 ”的独有品格, 成为诗词歌赋永恒的题材,也是古今文人墨客抒情达意的载体。
  
  
  夏季多雨,友说雨天最适宜赏荷。因喜欢荷,小城凤鸣海那片荷塘成为我魂牵梦萦的地方。夏日午后,与友沐着淅淅沥沥的夏雨,匆匆奔向凤鸣荷塘。
  
  
  走进荷塘,一阵淡淡幽香袭人而来,沁人心脾。俯视池中,只见荷花娇艳,翠叶碧绿,宛如朵朵美玉洒落在微波荡漾的湖面上,比朱自清笔下的荷塘更有一番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象。
  
  
  深绿,浅粉,洁白、嫣红,在雨后阳光的映照下如栩栩如生的蝶,在风雨中蹁跹。
  
  
  雨渐停,天边出现了彩虹,太阳渐渐浮出水面,满池荷花也绽开了笑容。万倾碧波间,荷花绽放,荷香绕岸,满池锦绣,湖面上升腾起一片片缤纷斑斓的云霞,蔚为壮观。清澈的水面波光粼粼、白鹭点点、游艇悠悠,蓝天、白云、飞鸟、荷醉,好似瑶池仙境,美不胜收!
  
  
  有人说赏荷怡心,咏荷怡情,吮荷怡人。而我从少女时期,就爱荷,爱荷的亭亭玉立,更爱荷的高洁无瑕和淡淡香气。那些飘进唐诗宋词里的荷,染香了我每一个夏季。
  
  
  因爱荷,喜欢上了古诗人描绘荷的词,亦如晚唐李商隐的佳句“唯有绿荷红菡萏,卷舒开合任天真”,把荷的高雅脱俗,不媚于世的形象,古今诗人与荷相遇,留下了永恒的美丽。
  
  
  “制芰荷以为衣兮,集芙蓉以为裳”,屈原披荷为衣,也许只有荷,最能代表他的忠贞爱国之心和高尚无比的品性。他的这件荷衣在历史的河流里飘荡,永不褪色,熠熠发光,愈久弥新。到了唐朝,荷吸引了傲岸不羁的诗仙。一句“镜湖三百里,菡萏发荷花”,把人带进了三百里荷香的仙境。“荷花娇欲语,愁煞荡舟人。”惹人怜爱的荷花一次又一次牵动着诗仙李白的心,使他欲罢不能。文人雅兴,墨客骚然,赏荷不亦乐乎。“涉江玩秋水,爱此红蕖鲜。攀荷弄其珠,荡漾不成圆。”诗圣杜甫也为其驻足感叹!“荷香随坐卧,湖色映晨昏”。
  
  
  当荷香飘进了北宋,周敦颐不禁赞叹它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",把对荷的赞美抒发得淋漓尽致。文人雅趣,赏荷观雨,岂能又少得了才华横溢的女词人李清照。“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”多么唯美的意境。早年的词人一如荷花般纯真的少女。可到了中晚年,世事沧桑,时代变迁,词人心中万般忧愁无处可诉,再见残荷时,已是“红藕香残玉簟秋”,彼时,唯有荷懂女词人的愁,词人也懂荷花的美,她们是知己。荷更是得到诗人杨万里的垂青,那些千古名句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,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都是我们至今无法逾越的经典,唯有仰视与感叹!
  
  
  荷就这样在唐诗宋词里徘徊荡漾,留下了美丽的身影,用它的纯洁高贵感化了世人,诠释了美的含义。
  
  
  在我居住的山水小城,有着大片大片的湖,植有一池一池的荷。尤其是在浅浅的夏天。她们不高攀,不附势,盈盈水间,因水而生。无论是乡间池塘,还是幽山溪谷;无论是名山野湖,还是屋后水涧,都有她们落落出红尘,磊磊缀凡间的靓影。
  
  
  夏日晨曦,阵阵微风送来淡淡清香,从荷香中醒来,格外清爽。午后飘了一场夏雨,雨后,邀友来到湖畔赏荷。放眼望去,满塘荷叶象撑开的一把把绿伞罩着水面,错落有致,青馥馥的;一些刚冒出的嫩荷,羞涩地卷着淡绿色的叶片;偶尔有从缝隙中透出零星的水中折射的波光。荷叶间探露株株荷花,粉红的,乳白的,红白相间的,形态各异,有的花开莲座,有的尖头圆脑,还有那初长的挂着金须的小莲蓬夹杂其间,一个个或直或弯地竖着尖尖角……
  
  
  大片大片的荷亦或在烟雨微茫中,深遮霓裳,亦或在薄风霏雨中,迎霖出浴,娇姿百态,最堪观赏,亭亭玉立,浅笑嫣然,默默地站在水中央,宛如在水一方的佳人,玉肤凝脂,洗尽铅华,尽显本色。她遗世独立却不孤芳自赏,高雅华贵却不矫揉造作。碧叶流莹珠,幽香暗袭人,只为这个清凉的晚夏。
  
  
  世间万物,惟色惟气。我欣赏荷是从叶开始的。小时候在荷塘边玩,总爱摘一片荷叶戴在头上,捉迷藏,遮太阳,还用来盛水,水珠儿一滴滴的晶莹剔透,在荷叶上翻来滚去,玩蔫了都舍不得丢,清香味萦绕在身上久久不散。
  
  
  荷塘最富有生机的是晨光之后。亦如生活习惯一样,原本头天下午就逐渐收拢的荷花,经过一夜的酣睡,在拂晓过后开始慢慢苏醒,花瓣渐渐张开,一直伸展到它的每一片花瓣饱含光晕。天放晴了,莲荷被朝阳染得微带金光,荷塘上泛起一层薄薄的金色,一片绿色的生命在水面上欢快地轻舞着。随着太阳的光辉,荷花越发出落得秀美,就象绿毯上亭亭玉立着的一个个花季少女,身上罩着艳艳的光环。
  
  
  本来不知荷花是早开晚闭的,以为那合拢花瓣的荷花是花期欠成熟的荷蕾。后来上网查阅,荷花花瓣分布着特殊的薄壁细胞,光合作用自然控制花瓣的开合。原来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,神奇得让人难以置信。
  
  
  闭瓣的荷花又是一种美。受太阳光射强弱的影响,晴天阴天或雨天,荷花闭合的时间有早有晚。午后荷塘上,就少有荷花盛开的景象,大部分花朵已闭拢得天衣无缝,由敞开的笑口转而变得羞答答的,但与那娇嫩的花蕾相比,明显有一份鲜艳硕壮的成熟。
  
  
    “粉光花色叶中开,荷气衣香水中来。”莲荷之秀,得之阳光雨露而滋养;荷花之美,在于天地精气所孕育。由此,便对“出污泥而不染”有了很自然的诠释。
  
  
  爱荷,无需再去唐诗宋词里去寻觅,我的家乡湖光山色,荷塘居多,暗香浮动,指间禁不住溢出墨香来,提起拙笔,只为抒写一个荷香满径的段落。再来到荷池边时,是一个夕阳西下得傍晚,人未近前,就已醉意朦胧。放眼望去,澄碧的水面开出大朵大朵素静的花来。一切纯静得让人心旷神怡,纯净得心净如水,如禅,使人联想到佛前那朵最美的莲花。又仿佛这是一幅淡淡的水墨画,水墨画里弥漫着幽幽的荷香。而我,正是画中那个采莲的人。晚风拂来,清香扑面,倍感惬意。临荷静思,我终于明白,明白了为什么荷能走进那么多文人墨客的心,与他们促膝而谈,惺惺相惜。
  
  
  小桥划水剪荷花,凤鸣波光韵晚霞。恍似瑶池莲荷舞,荷香幽幽沁铅华。荷,从唐诗宋词里幽幽走来,不仅惊艳了时光,也染香了岁月。立于淤泥,却不染纤尘。奉献了美的内涵,将圣洁无瑕,高尚纯真留在世人心中,却将苦深深地埋在莲心里,只为等待那个夏季再次妖娆绽放。
  
  
  作家档案
  
  
     魏巍,江苏省作协会员,徐州商报记者,贾汪区语言艺术委员会会长,有文艺范,亦有烟火气。喜欢用散文随笔怡情暖心,喜欢追逐文学艺术的真性情!用心吐字,用爱归音。在闲静的日子里,听一首歌谣,沏一壶清茶,书一笔清浅,亦是一种幸福。
  
  
     十五岁始创作小说、散文、诗歌几百余万字,作品散见《中国女性杂志》《读者》《莫愁》《中国教育报》《中国作文周刊》《四川烹饪》《椰城》《中国职工教育》《中国金融经济》《国学周刊》《太原日报》《中国散文诗刊》《中国电力报》《国家电网报》《华东电力报》《彭城晚报》《都市晨报》《吉林农业》《大伾山文艺杂志》《济宁电视报》《徐州杂文》等数十家报刊。2011年出版文集《爱若烟花》。2017年,出版散文集《剪一缕月光入怀》。
*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企业媒体分类资讯-彭城视窗

Copyright © 1996 - 2016 86516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彭城视窗 彭城社区 苏ICP备0506319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:苏B2-20150194

联系我们|86516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徐州神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